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再輾轉搭車回到南部的家。倒在床上昏睡,時差加上旅途的疲憊,一時總不清楚置身哪一個國度,睡夢中依稀聽到的是一遍遍的鐘聲,噹-噹-噹-,醒來只有腦海的教堂鐘聲陪伴著我的惆悵不捨,在此次旅程的終點。


在歐洲,不管是途經小鎮大城,在托斯卡尼山城、在亞得里亞海的威尼斯,亦或位處阿爾卑斯山的德南小鎮,教堂鐘聲總是此起彼落、不絕於耳的響著。同一個小鎮裏可以有好多的教堂,當然,大家也就很有默契地讓鐘響間隔著幾分鐘。於是,遠處近處飄來的鐘聲,在我們聽來別有一番味道。當時沒想到的是,這鐘聲,想抓卻也抓不住的樂音,一如我對歐遊的思緒,飄飄然在空中。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