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個月收到一封給爸的信,
我很狐疑,爸這人一向孤芳自賞,沒什麼朋友的。
拆開看,原來是本通訊錄,上頭寫著:
「通信兵第八團軍士隊第一期」
原來爸當年來台後部隊的編制如此。
父親的年輕身影悄悄浮現~

爸在大陸江南的美好童年,
在民國二十六年他五歲時中日戰爭開始了
不穩定的日子。空襲警報一響,幾分鐘後機上機關槍
如雨點般密集朝街上掃射;日人進城前婦女們都躲藏或以灰炭
抹臉的恐怖氣氛仍佔據爸的兒時記憶。

整個江南算是「淪陷區」,日本統治下的中國人,
寧可花錢去私人學堂念漢字,也不去念免費的日本學校。
爸在家鄉學堂斷斷續續念了四年書,連父親名字「道明」,
都是老師取的名;原本小名“阿土”,是取五行中命中缺土之意。
這短短的四年,在別人身上,也許起不了多大作用,
但卻是爸的啟蒙,終身的讀書與學習興趣。
直到現在他還會跟我提及「風,空氣的流動之謂風」、
又讀到"物相三態,金屬遇高溫會融化成液狀",就真拿個鐵片
燒看看,.....,這就是爸大腿整片傷疤的由來,雖然他也常
唬爛那是保國抗戰的成果!

父親的小學堂,大陸開放後隨父親回湖州老家時我曾去過一次,
已改成當地文化館,我與父親母親是買門票入內方得以參觀。
典型的江南園林造型,庭園、曲橋、樓閣與造景用的太湖石,
爸說這些學堂都是私人產業捐給地方,
走在婉約的庭園小徑,想像二、三0年代孩童在此讀書與嘻鬧玩耍
的請景!

屬於我的童年回憶又是在哪裏呢,
時光飛逝,但無論如何,
請記住童稚時光,在心中永留那一份無憂與純真!



,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