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與父親散步聊天,
問老爸在軍隊的受訓與學習情況,
原來爸在通信部隊,上過基本電學、電子電路等系列課程。
好熟悉的課呀,我想起來國高中的安培定律、弗萊明左右手定則
都是父親曾教過我的。

去年父親仍病臥在床,為了喚起父親的回憶,
我緊握父親的手,一字一句的告訴他,
是他教會我握筆、寫阿拉伯數字、甚至畫畫,
三角函數 sin, cos, tan 也是爸教的,
念高中時父親還能考倒我的英文,
爸為了能研讀許多電機機器的原文手冊,
也自學了英文。連電腦課程的英打都是爸教的,
爸的手指很修長,我的手指也像他,
我就這樣緊握著父親的手!

我不知道父親是如何做到這些的,
連一張小學畢業的文憑都沒有,
就是喜歡看書,自學並融會貫通。

昨晚父親還做了電報發送及接收的示範,
「滴滴答 滴答 答滴滴」,
邊接收邊解譯,認真的神情笑死我啦!

「爸,說來我所學和你算是有淵源,
你是Communication, 我是 Computer,
你們那年代用電報傳送訊息,
現在我們使用電腦傳輸資訊~」
爸頻頻點頭。

爸還邊走路邊唱了部隊裏頭的通信之歌,
「通信、通信,軍隊的神經,
平時勤努力、戰時立功勳......」
原來還有這種歌。

「不過呀,通信算是軍隊裏的非主流,
沒有功勞只有苦勞,
戰爭打勝了是指揮的運籌得當及部隊的驍勇,
若是打輸那就是通信系統失靈、情報延誤的錯了....,
要追究責任的,所以曾聽說有通信主管在打了敗仗後溜掉了」
哇,那不就和我們部門一樣,做到要死還被人嫌!


後記:

我還記起來爸送我的第一本字典,並教我字的拆解,
如何用部首來查字典,爸還說我的名字"玲", 斜玉旁加個令字,
有玉中之令,期望能出類拔萃;而弟名"振",則是提手旁
加個辰字,意謂早晨起來努力勤奮之意,
爸也教我數的除法及開平方根等。
但可惜的是因爸連小學畢業證書都沒有,不能報考任何學力測驗及
教育訓練,當然工作的升遷及進修機會也都受影響。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