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樓父親的房間,擺飾著一盤色澤鮮艷的貝殼,
我和妹妹,雖然相差十歲,成長時期不同,
但不約而同地,小時玩家家酒總將這盆寶貝
拿來當錢幣或道具使用。




我想,這盤美麗的貝殻將會是我們
家族對父親共同的美好回憶。

父親來台後,軍隊整編,他也由陸軍轉至海軍,
說不出個所以然,
也許是認為海軍較有機會回大陸吧(純屬筆者臆測)。
(補充:後來父親說當時南海有與菲律賓的主權爭議,菲方宣稱在島上發現"人道王國"云云,中華民國海軍因此需派遣艦隊前去駐防,因有通訊專才需求,父親及同期一甘人等即志願轉任,保家衛國)


這盤貝殼,是爸在南沙太平島駐軍時蒐集的。
南沙太平島,遠離台灣本島,生活所需皆由船運補給,
物資缺乏,半年至一年才能回台灣一次。



父親在島上的工作自是發送、接收電報之類的工作,
收音機接收到的是菲律賓的廣播歌曲。
島上遍植部隊種的木瓜,香甜可口,但木瓜吃多了,
全身皮膚泛黃,爸憂心忡忡地以為是肝病,看了醫生才知
是木瓜吃多的關係;腐木上的木耳也很多,吃不完還曬乾帶回
台灣;新鮮海帶更不用說了,咦,
我連海帶原本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呢!

我嚮往地聽著老爸說的「天方夜譚」,
晚上在海龜要上岸產卵的路線上等候著,
海龜很大,需要二個人以上合力方能把海龜翻過身來,
如此大海龜動彈不得,就可把海龜抬走並宰殺了,
海龜肉吃起來和牛肉一樣!

這段情節,我只在書本看過十九世紀的補鯨船員的海上生活,
沒想到我阿爸也是吃過海龜肉的....
不過我想斯文老爸應該是沒有參與補捉海龜的行動。

收集貝殼也是艱辛的,爸說,活捉的貝類其殼才會光澤豔麗,
在潮間帶忍受腳底踩在礁石上的刺痛,
每次的潮來浪去,逐一的揀視採集。

爸還說在東沙島有玳瑁,它的殼才漂亮,可以作成裝飾品,
聽的我好羨慕,也回想起我在印尼東部龍目三小島與海龜同游、
被成千上萬魚群柱狀包圍的奇妙體驗。
(補充:後來父親還說東沙島因位於中港走私必經航線,因此那兒的駐防人員比較多些查緝走私獎金可賺呀...)

東沙、南沙,什麼時候能開放民眾旅遊呢!
開放,意謂著人類帶來的破壞,也許就讓它維持著封閉成為
海洋世界的淨土也是好的!但這淨土的地底資源與漁貨
在周遭各國的窺伺下也是不安的...



《經典.TV》【島嶼島語】太平島 南與難



參考資料
航向長夜的捕鯨船—「白鯨記」背後的真實故事
海洋國家公園-常見問答





,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貓
  • 我小時候也聽過老爸說殺海龜的故事,不知為何,總覺得老爸在唬人,就像他講他腿上的疤是打仗造成的一樣....:P 我小時候很蠢,經常把貝殼拿到耳朵旁邊聽,因為我聽說從貝殼裡會聽到海浪的聲音......
  • 我小時好像也做過這種傻事!
    海龜肉聽說很鮮美

    Sherry 於 2011/05/04 2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