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薄的一本書,每一段的文字卻是沉沉的感覺,引發層層的深思,讀來卻又欲罷不能

說不清的複雜情感或道德倫理等人性探討包裝在一個男歡女愛故事下。

很佩服作者能用漢娜這樣一個謎樣女子來暗喻德國那一段大屠殺時期的歷史,再以男主角來代表下一代德國人面對這一段歷史的情感、理智亦或法律規範;男主角對初戀女子的交織情感,與法庭審理納粹時期的屠殺事件這二個故事主軸,彷如協奏曲般的和諧節奏,難怪本書可以得到如此高的評價,並成為暢銷經典!

建議大家可以先看完原著小說再去看電影。

我也很好奇這個書中以男主角為主訴的謎樣女子在電影中是以怎樣的視覺方式來表現呢?



以下轉載節錄自中時部落格胡晴舫 歷史洪流裏,你一點都不無辜


美國奧斯卡典禮舉行,女星凱特溫絲蕾果真因電影《為愛朗讀》奪得影后頭銜,雖然猶太團體在頒獎前發起抗議活動,積極呼籲絕對不能她憑此角色獲獎。女演員的精湛演技與她那宛如羅馬女神的美貌,在他們眼裡,美化了否認猶太大屠殺的立場。

溫絲蕾所飾演的三十六歲德國電車查票員漢娜,與十五歲少年相戀。溫存之際,她總喜歡叫少年抽一段書本段落讀給她聽。消失十年之後,漢娜重新出現在而今就讀法律的青年面前,卻是以納粹戰犯的身分出庭受審。恥於當庭承認她是文盲,漢娜選擇以主謀身分認罪。經過漫漫牢中歲月,老年已至,面對情人椎心質問,她也不真正悔罪。她最終對人生的絕望仍不是因為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卻是來自情人的荒蕪眼神。

片中,漢娜最雷霆萬鈞的一句台詞,就在她一臉疑惑,反問主審法官,不然,“你會怎麼做?”法官怔住,無言。彷如她問進了千萬人的心坎裡。

當幾百萬猶太人天天被有計畫送往死亡之途,德國軍官只關心運輸技術問題,力圖官僚效率,卻不問自己執行的內容如何駭人聽聞,就像漢娜在大火之時不願開門讓三百多名猶太囚犯逃生,以致他們全部活活燒死,卻堅持自己不過善盡獄卒職責。整塊大陸的歐洲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們全都裝聾作啞。

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果然,人類的集體懦弱是邪惡的最佳友伴。

長期以來,德國納粹崛起一直當作經典的反民主教材。希特勒得到權力的過程證明了即使是健全開放的民主制度,資訊通曉的人民也會共同選出一位集權領袖。

漢娜的不識字,其實是最有意思的角色特徵。絕大部份所謂的“普通人”面對自己與社會之間的關係,都會主動招認自己的渺小,體認社會機制的巨大與不可抗拒性,因此,很多時候,他們堅持自己只是服從一個社會規範,扮演一個不起眼的社會角色,他們沒辦法為自己行為負責,無法預見社會後果也當然無能擔責。

漢娜如此孤獨,如此美麗又如此務實,她的不識字不是缺點,而是她必惹同情的理由,迫害者反成了被害者,她的文盲竟是比猶太人屠殺更值得憐憫的社會缺憾,猶太團體怎會不為此邏輯而捉狂。我倒覺得,猶太製片人薛尼波拉克生前一定完全明白這個角色的象徵意義。正因為漢娜的平凡,她的卑微,她那正統老百姓的身分,才凸顯普通人完全有能力犯下滔天罪行卻不自知的這項事實。溫柔的情婦、正直的女車掌與冷酷的獄卒,其實是同一個善良老百姓。

令人髮指的是政客鼓吹極端主張;更令人髮指的是整個社會的自願性追隨,無一人挺身質疑。愛爾蘭政治學者柏克的名句,“邪惡勝利的唯一要件即是好人什麼也不做。”更進一步的實情,所謂的“好人”往往參與了過程,卻自認無辜。

事實上,人們總是得到他們應得的社會。極權政府固然可惡,但,若沒有一個既得利益的社會階級(團體)撐腰,像是緬甸軍政府,幫助當權者壓迫其他人民,政權很難維持無虞。民主國家的公民更沒有藉口,政府是你選的,議員是你挑的,總統是你一票一票投出來的。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