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了七、八月間的酷熱,這幾天晚上散步,也感覺到秋的涼意。
我知道父親最喜愛親近自然,並感受四季的變化,因此,這幾晚散步的聊天,
會圍繞著秋天這個話題。

父親提到小時家鄉附近有片小竹林,每到秋天夜晚走進,就會聽見各式各樣的蟲鳴。咦,我總以為夏天才是蟲鳴鳥叫的時節?但父親這一提倒讓我想起有首「秋聲賦」,好像是歐陽修寫的。原文如下:


歐陽子方夜讀書,聞有聲自西南來者,悚然而聽之,曰:「異哉!」初淅瀝以蕭颯,忽
奔騰而砰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其觸於物也,鏦鏦錚錚,金鐵皆鳴;又如赴敵之兵,
銜枚疾走,不聞號令,但聞人馬之行聲。

予謂童子:「此何聲也?汝出視之。」童子曰:「星月皎潔,明河在天,四無人聲,聲
在樹間。」

予曰:「噫嘻,悲哉!此秋聲也,胡為而來哉?蓋夫秋之為狀也:其色慘淡,煙霏雲斂
;其容清抈,天高日晶;其氣慄冽,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故其為聲也,淒淒切
切,呼號憤發。豐草綠縟而爭茂,佳木蔥籠而可悅;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其所以
摧敗零落者,乃其一氣之餘烈。

夫秋,刑官也,於時為陰:又兵象也,於行為金,是謂天地之義氣,常以肅殺而為心。
天之於物,春生秋實。故其在樂也,商聲主西方之音,夷則為七月之律。商,傷也;物既老
而悲傷。夷,戮也;物過盛而當殺。

嗟乎,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有動于
中,必搖其精。而況思其力之所不及,憂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為槁木,黟然黑者為
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質,欲與草木而爭榮?念誰為之戕賊,亦何恨乎秋聲!」

童子莫對,垂頭而睡。但聞四壁蟲聲唧唧,如助余之歎息。



回到家翻閱古文觀止,好美的賦文,文體是散賦韻文,吟誦起來如行雲流水般順暢。我邊頌讀古文,邊講述著文中意義,父親也頻點頭回應,其實,他是早知道這文中涵意了。這篇文章由主人夜讀與書僮問答開始,描寫秋之萬狀,再類推至秋所代表的肅殺之氣、悲秋之感,最後總結在書僮早已睡著,惟蟲鳴伴隨的物我之情。其中有段吸引我的是「秋」,於五行中代表的是金,而金,也代表著刀刃兵器;所以古代戰爭,總在秋季發動,父親補充著。不知怎地,腦中想到的是淝水之戰,還真發生在秋天!

今晚散步繼續秋的話題,沒想到父親又吟了這句「梧桐葉落秋已深,冷月清光無限愁」!中國文人,向來把梧桐落葉與秋的蕭瑟聯想在一起,喻景抒情。關於秋與梧桐的詩句太多太多了,我只知道李後主那首「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卻從未聽過父親吟的這首...原來這是一首歌曲「送君」中的歌詞,由父親少男時期的偶像周璇所唱。沒能感受過梧桐葉落的深秋蕭瑟,今晚就在這哀傷的曲調中結尾!

送君送到百花洲,長夜孤眠在畫樓。
梧桐葉落秋已深,冷月清光無限愁。
送君送到百花亭,默默無言難捨情。
鳥語花香情難捨,萬分難捨有情人。
送君送到百花江,好花那有百日香。
天邊一隻失群雁,獨自徘徊受淒涼。
送君送到百花路,心比黃蓮還要苦。
失意淚灑相思地,天也感傷雨如注。

 

, ,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