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外科手術醫療糾紛何其多,父親去年意外至今,無意間看了許多報導,接受手術仍不幸往生的要告、有醫師建議開刀,但告知可能風險後家屬猶豫一日後回天乏術的也要提告、今早看見有盲腸炎住院開刀後突發中風未及時找出原因並手術的、不勝欷歔的還有年輕婦人做腦血管栓塞術處理血管瘤卻不幸出血後因沒有可用開刀房而於三小時後才得以手術處理造成永久的失能....

這些家屬的不甘與痛,我懂。

我為父親為什麼一早七時在醫院跌倒腦出血就進加護病房觀察,二天後意識變化,到第五天晚上六時才開刀處理而質疑。這中間沒有醫療疏失說不過去!雖然知曉外科醫師的辛勞,但面對這樣的結果,說不過去呀!

我也質疑教學醫院只因為沒有本科加護病房空床不願求借他科病床就無法接受新的需開刀病患?

原來,終究是要靠運氣的,除了要有空的加護病床、還需要空的開刀房、要遇上好的值班醫師、術後要有好的照護系統。或許在醫療行為上,面對各式病人各種病況及不可預測性,病床及開刀房的安排有其考量處,「人命優先」沒錯,但執行面?如果是好多條人命的同時需求呢?只希望每一項質疑的背後都能有更細膩、完整的醫療程序改善空間。

對於父親的遭遇,最終也只能感嘆運氣的不佳,一切歸諸於運氣,這種想法,或許是太阿Q了些。



以下文章轉載自中國醫訊 July 2009

請預留一間開刀房!
(急診醫師一個明快的決定,可能改變一個病人的一生!)


文 急診部 主任 陳維恭


「喂!護理長嗎?我是維傑。急診有一位可能是外傷性顱內出血的病人要緊急手
術,妳可不可以先幫我留一間空的開刀房或晚一點接刀,等10分鐘,電腦斷層結果一出
來,我會馬上告訴妳要不要用這間房。」護理長聽到維傑醫師明確的請求,完全能理解
個案的危急性,爽快地允諾協助,至於如何去調配,就靠她的本事了。

維傑醫師的第二通電話打給當日值班的神經外科醫師。「喂!李醫師嗎?急診可能
有一位要緊急做開顱手術的病人,我已經聯絡好開刀房,請你等我通知電腦斷層結果!
大概是八九不離十吧!」「好!我到開刀房等你消息!」李醫師是位熱情的好醫師,看
來病人今天雖然不幸受傷,但冥冥中似乎有人在保護她,急救作業十分順暢。
聯絡完所有事情,女學生也照完電腦斷層回到急診室,等不及檢查影像傳輸過來,
維傑醫師快步走到放射科的控制室,直接叫出電腦影像進行判讀。看到他的判斷完全正
確,馬上又飛奔回急救室,叮嚀護理同仁趕快準備手術,同時拿起電話通知開刀房這個
房間是用定了,也請住院醫師告訴李醫師電腦斷層檢查的結果。

分秒必爭,能做的馬上做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維傑醫師的腦海裡一直轉著「還有什麼可以省點時間的?」護士這時提醒他:「家屬還沒到喔!手術同意書還沒簽!」「沒時間了,不用等了,
手術同意書拿過來,我幫忙簽一簽!」身為急診醫師,經常在做這種事,因為我們知道
在緊急狀況下,絕對不可以讓同意書成為延遲病人處置的障礙。「對了,剃頭刀放哪
裡?」維傑醫師看護理同仁還沒準備好,為了搶點時間,讓病人早些打開顱清理血塊,
索性先動手把她的長頭髮剪短一些,等一下進開刀房就可以省下處理頭髮的時間。老話
一句,反正這種事也不是沒做過!剛剪完她的長髮,就聽護理人員說可以
送病人去開刀房了,而轉送人員早就被叫到急救室候著。看了看時鐘,從病人進來到送
出急救室還不到30分鐘。雖然我們無法繼續協助病人手術,但已經盡最大的努力讓這一
棒交接得又快又好!

女學生送去開刀房後約半小時,她父母焦急的趕到急診室,維傑醫師告訴他們,
她因顱內出血必須緊急手術,已經送進開刀房了,請他們到開刀房外面等候。幾天之
後,維傑醫師遇見李醫師,李醫師主動告知,那名女學生已完全清醒,正開始復
健,維傑醫師向他致謝。

為了救人,一個好的醫療團隊比什麼都重要,彼此相互協助及體諒,
永遠以病人的最大利益為考量,正是醫學倫理最可貴的地方。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蘿蔓心
  • 人的命
    在許多時候
    得靠運氣
    要看命運之神站在哪一邊

    命運之神還是有在眷顧牙牙
    希望牙牙能快快好起來

    我有一個教友的老公
    說是人不舒服
    去掛急診
    卻在急診室附近暈倒
    沒能急時救治
    最後竟然回天乏術
    總之
    就是意外之死而且死於壯年
    有點無言...


  • 蘿蔓心

    芽芽能復原至現況我們已非常滿意感激了。那天看見有位婦女的先生在太太手術滿二年時寫下的醫療控訴及那篇急診醫師的文章,我也一吐自個兒的心路歷程,希望有類似遭遇的家屬能稍釋放不甘與自責的壓力,因為我曾經歷過那種心痛與自責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幾乎要吞噬掉我整個人!

    去年由台北搭高鐵來院探望昏迷父親的老友陳伯伯,還發願手抄寫佛經為父消災,很感動陳伯父所做並羨慕伯父的好身體,但上週卻接獲伯父去世的消息,難免與你有同樣的感慨呀!

    Sherry 於 2011/12/14 10: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