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轉載自王朝網路 wangchao.net.cn, 個人覺得很有參考價值,重點部份已用粗體字標記。



  什麽是植物人?“植物人”在國際醫學界通行的定義是“持續性植物狀態(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us)”,簡稱PVS。所謂植物生存狀態常常是因顱腦外傷或其他原因,如溺水、中風、窒息等大腦缺血缺氧、神經元退行性改變等導致的長期意識障礙,表現爲病人對環境毫無反應,完全喪失對自身和周圍的認知能力;病人雖能吞咽食物、入睡和覺醒,但無黑夜白天之分,不能隨意移動肢體,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能保留軀體生存的基本功能,如新陳代謝、生長發育。
   PVS與“腦死亡”又有區別,“腦死亡”病人是永遠不可能存活的,其主要特征是自主呼吸停止、腦幹反射消失。而PVS患者有自主呼吸,脈搏、血壓、體溫可以正常,但無任何言語、意識、思維能力。他們的這種“植物狀態”,其實是一種特殊的昏迷狀態。因病人有時能睜眼環視,貌似清醒,故又有“清醒昏迷”之稱。
   什麽樣的人能被定義爲PVS,目前國際學術界尚有不同意見。有人認爲持續昏迷3個月以上,也有人認爲要持續昏迷6個月以上,但大多數觀點堅持認爲當持續昏迷超過12個月以上,才能被定義爲“植物人”
   由此可見,目前大量報道的蘇醒並意識恢複的病人,基本上都不是嚴格科學定義上的植物人。真正的植物人蘇醒的病例還是非常罕見的。那麽,現在這些被大量報道的“植物人”,到底該如何准確定義呢?從醫學角度看,這些病人其實是屬于“長期昏迷(longterm coma)”病人。
   昏迷在臨床上被定義爲眼睛閉合的無反應狀態。昏迷時間超過1個月,則被稱爲長期昏迷(也有觀點認爲超過2周就屬于長期昏迷)。長期昏迷還可以分爲昏迷、植物狀態、輕微意識狀態等。如果一個昏迷患者存活下來,植物狀態或輕微清醒狀態就開始了。在區分和鑒別植物狀態與輕微清醒狀態時有諸多不同意見。美國神經病學學院(AAN)提出確定植物狀態時要滿足所有的4個標准和條件:①沒有按吩咐動作的證據;②沒有可以被理解的言語反應;③沒有可辨別的言語和手語來打算交談和溝通的表示;④沒有任何定位或自主的運動反應的迹象。而輕微清醒狀態則被定義爲:①出現可重複的但不協調的按吩咐動作;②有可被理解的言語;③通過可辨別的語言或手語來進行溝通反應;④有定位或自主運動反應。如能滿足上述4個標准中任何一個,那麽這個患者可以被分類爲輕微覺醒狀態。
   長期昏迷病人蘇醒並不是醫學奇迹
   長期昏迷患者的蘇醒,在臨床上是很多見的。一份回顧性調查資料表明,有10%-50%顱腦創傷長期昏迷患者能夠甦醒
   目前,國內外已有不少針對顱腦創傷後長期昏迷或植物狀態進行治療的專門康複治療單位和機構,並已建立了一系列顱腦創傷長期昏迷或植物狀態患者的診斷標准和綜合治療措施。例如美國國際昏迷康複研究所(ICRI)自1977年開始建立以後,已經治療了超過250例植物狀態患者,92%的患者從長期昏迷中催醒過來,35%已經能夠生活自理,57%在體格、精神和智力方面的能力得到明顯改善和進步,只有4%的病例沒有産生任何改變。考慮到這些患者在入院時均已處于昏迷或植物狀態超過6個月以上,因此這些統計結果是令人振奮的。
   長期昏迷患者蘇醒的確切機制是什麽,目前尚無完整的答案。我們在對175例重型顱腦創傷長期昏迷病人(男性131例,女性44例)進行催醒治療後,有110例恢複意識,其中絕大多數在昏迷3個月內蘇醒。進一步資料分析表明:長期昏迷病人能否蘇醒,取決于病人是否有原發性腦幹傷、腦疝、傷情、年齡等多種因素。
   有觀點認爲,顱腦創傷長期昏迷患者蘇醒是一個自然恢複的過程,催醒治療無任何作用。盡管如此,世界各國的醫師都沒有放棄努力,堅持采用常規康複訓練和綜合催醒治療,以期促使長期昏迷患者蘇醒。目前,被積極采用的方法有:運用對腦神經有營養作用的藥物、中醫藥中的針灸和芳香通氣的藥物、電刺激、高壓氧、音樂療法等。但由于目前臨床采用的催醒方法缺乏嚴格隨機雙盲對照研究,因此到目前爲止,尚無一種方法或藥物被證明或公認對顱腦創傷後長期昏迷或植物狀態患者的催醒有確切的療效。
   另外值得指出的是,盡管這些長期昏迷的病人蘇醒成功,但仍有超過80%的病人存在嚴重的腦功能障礙,如癱瘓、語言障礙、記憶功能障礙、情感障礙等。要根本改善長期昏迷病人的生存質量和遠期療效,仍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難題。
   大腦的奧秘有待進一步探索
   在20世紀的前25年,嚴重顱腦創傷患者的死亡率甚高,達60%-70%。大部分患者在傷後的幾天內由于嚴重創傷的直接結果而死亡,或者在隨後的幾周內死于嚴重的並發症。隨著現代醫學技術的發展、急診監護和神經外科對嚴重顱腦創傷患者救治的進步,使得嚴重顱腦創傷患者得到了更多的存活機會,死亡率以每10年10%的速度下降。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處于長期昏迷或植物狀態的病人數量開始不斷增加,給社會和家庭帶來一系列嚴重問題,同時也造成許多社會倫理和經濟問題。
   如何通過醫學技術的發展和進步,對顱腦創傷後的嚴重狀態有一個科學明確的認識,使顱腦創傷昏迷患者得到最佳的治療效果,重新回到社會中去,減輕社會和家庭的負擔,對于臨床醫師來說仍然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在顱腦創傷急性期,對長期處置預後的推定也需要進一步研究和確認。目前的評價方法並不能在急性期對任何一個處于植物狀態的患者進行長期的預後判斷。盡管已經有了這樣的陳述:在顱腦創傷3個月後仍處于植物狀態的患者不會産生明顯的恢複,但也有一些文獻報道有這樣的患者獲得了後期恢複。美國報道有一些患者在顱腦創傷後4-8個月從植物狀態中恢複過來,盡管部分仍處于嚴重的傷殘情況之下。還有報道說有1例43歲的男性患者,在缺氧性腦損傷處于植物狀態17個月後開始出現意識,患者盡管不能認識相片中的人,也不能閱讀,但他發展到能夠講故事和笑話。此外,在對30例持續性植物狀態患者的5年隨訪中,有5例患者在1-5年內從持續性植物狀態中恢複過來,盡管僅有2例患者恢複到可以與他人溝通的水平。其中有1例爲61歲的老年婦女,她在蛛網膜下腔出血後處于植物狀態3年,後恢複到可以閱讀、看電視、進行簡單的數字加減法計算、可自行吃飯、不需要輪椅、說話流利的水平。
   人類對大腦的認識還遠沒有達到能揭示其奧秘的程度,很多事情還只能被稱爲奇蹟。對顱腦創傷後昏迷催醒治療還存有爭議,關于昏迷催醒治療在改善生命質量中的肯定作用,健康專家仍有分歧。顱腦創傷後遺留的不同程度的功能和認知缺陷,對于患者家庭來說,他們可能需要更持久的關心和支持。因此,任何可以對患者植物狀態恢複或改善有作用的治療方法,不管其作用多麽小,仍值得我們去嘗試,去努力改善顱腦創傷患者及其家庭成員的生活質量。
   目前,我們對長期昏迷或植物狀態患者的催醒治療和康複方面仍然認識不足,投入也不夠,也只有一小部分單位和機構介入對這類患者的康複治療中去。在此,還是有必要呼籲社會各界,尤其是衛生行政和決策部門,應加強對這一治療領域的關注。
   作者簡介
   江基堯,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仁濟醫院神經外科主任、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擔任中國神經外科醫師協會常委、中國神經科學會神經外科專業委員會常委、中華神經外科學會顱腦創傷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曾榮獲全國中青年醫學科技之星、上海市十大傑出青年、上海市銀蛇獎一等獎、上海市十大科技精英、衛生部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等榮譽稱號,以第一完成人榮獲200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省部級科技進步和醫療成果一、二等獎7項。
   主要研究工作
   江基堯在顱腦創傷的臨床救治和基礎研究方面所作的貢獻,受到了國內外同行的高度贊譽。
   他在國際上首次發現亞低溫對顱腦損傷治療保護作用及其機理,建立了一整套臨床行之有效的亞低溫方法,顯著提高了重型顱腦損傷病人的救治效果,該成果已在美國、歐洲、日本和我國數百家醫院推廣到臨床應用。他還在國際上率先采用猴腦選擇性超深低溫技術(16℃左右),使腦無血循環60分鍾複蘇成功,爲臨床開展腦超深低溫無血手術和危重病人搶救提供了可靠的實驗依據。
   最近,他又成功地采用選擇性腦超深低溫技術,使常溫下猴腦血液阻斷10分鍾複蘇成功,打破了常溫下腦血流停止5分鍾就不能複蘇的概念,爲各種原因導致的嚴重腦缺血缺氧病人的治療提供了科學依據。他成功地搶救了3000余例顱腦傷病人,重型顱腦傷病人搶救成功率達70%以上。

   相關鏈接  

五種感覺通路 助力催醒治療
   目前,在美國應用包括頻繁的高強度的多種感覺刺激、肢體力量訓練等內容的昏迷催醒治療計劃正在大大加強。他們的主要依據是大腦具有原先沒有認識到的修複能力。對昏迷患者提倡進行高強度多種感覺刺激,相信這種措施將可以刺激大腦的網狀激活系統。網狀激活系統主要與催醒和覺醒有關系,通常對所有感覺刺激包括疼痛、壓力、觸覺、溫度、本體感覺、視覺和聽覺等起反應。希望這種強刺激將有助于患者覺醒,重複的刺激有助于訓練大腦原先處于“休眠”狀態的部分功能。
   昏迷催醒治療的基礎在于患者接受的外界刺激的頻率、強度和持續時間。刺激可通過大腦接受外界信息的5個感覺通路(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和嗅覺)和物理通路來進行。
   視覺
   通過在非常接近患者的環境中放置明亮的圖片、招貼畫和熟悉的照片等來進行視覺和記憶力催醒治療。視覺的多樣化是重要的,要讓患者坐在病房內的不同位置,這將加寬視覺刺激。可以考慮用電視節目來進行視覺刺激,但要考慮到患者傷前的喜好來選擇電視節目。
   聽覺
   通過音樂和電視的聽覺催醒治療的時間和內容不應該保持固定,因爲大腦有關閉規則聲音的能力。與患者交談他感興趣的話題可以完成聽覺催醒和刺激記憶力。
   驚嚇反射是聽覺功能的最低水平,伴隨著視覺刺激,反應的類型依賴于刺激的強度。可能引起正常清醒人驚嚇的噪聲也許並不會刺激一個昏迷患者。所以,需要非常響的噪聲(例如直接在患者身旁一起重擊兩個鍋子、搖鈴或吹一個很響亮的口哨等)來獲得患者的反應。這種噪聲刺激應該是不規則和不規律的,因爲大腦有關閉連續性聲音的能力。
   早在許多年前,護士們就已經意識到需要與不清醒的患者交談。音樂治療已經成爲一些特護病房每天必不可少的內容。
   味覺
   患者面部的表情變化是一個用于判斷患者味覺刺激是否有效的指示。像其他感覺形式一樣,味覺刺激的強度是重要的。專家建議用醋、檸檬汁、芥末、醬油、紅辣椒和鹽這樣的物質作爲一種強有力的刺激。如果患者有氣管內插管或氣管切開後插管在位時,則應該多加小心。
   嗅覺
   嗅覺可以應用薄荷油、桉(葉)油、大蒜、強烈的香水等來進行刺激。如果患者出現表情改變或企圖避讓時,表明已經獲得了刺激。
   觸覺
   觸覺催醒可以通過許多種方法完成。清洗頭發和洗澡等可用來改善和增進觸覺刺激。磁性衣服和沙鞋將幫助刺激觸覺記憶力。
   假如患者的身體狀態已經穩定,可以進一步采用運動刺激。起初,可以進行一些運動範圍的練習,最終過渡到應用傾斜床。最後患者以俯臥位或仰臥位的體位被放置在一個非常大的球上,以幫助刺激平衡和頭部控制。其他的活動包括將患者放在一個墊子上從一邊滾到另一邊。昏迷催醒過程可能類似于嬰兒所經過的對自我和外界環境的意識發展過程。然而昏迷狀況的患者不能自主地來探索環境,因此需要有其他人來協助完成。研究人員相信,通過刺激的頻率、強度和持續時間的增加,大腦可以得到最有效的學習。但有可能要完成一個特殊動作,需進行上萬次的重複練習,因此,昏迷催醒治療開始時可以每天1小時,逐漸增加到每天6-8小時。
   如果護理治療計劃能在5種感覺治療方面同步進行的話,那麽昏迷催醒治療就可達到一種更和諧的效果。
,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多念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 藥師佛治癒植物人

    慧淨居士

    意外車禍、性命危急

    我公司的同事,在去年93年8月間,他的家鄉是在花蓮市車站附近。 有一天,他的父親騎機車在路上,被一位酒醉駕駛開車撞到。結果 他雖有安全帽,但是因為衝撞力太大,所以帽子也飛走了,頭撞到了地上,就此昏迷。肇事者也被警察以公共危險罪起訴。
    傷者馬上被救護車送到花蓮慈 X 醫院,經外科醫師 X光檢查,腦幹 有黑影血塊,必須開刀取出,才有可能清醒。但是醫生說因為血塊 位於腦幹,非常難開,成功率也不高,只有20%。若手術失敗,不是變成植物人,否則就會死亡。還好的是呼吸生命現象還正常,只是呈現重度昏迷。家屬們經過慎重的考慮,決定不開刀,希望有奇蹟出現。

    我的那個同事也非常為他父親擔心。

    一念悲心、佛力加被

    後來因為住了一個多星期,院方認為家屬既不開刀,而且病患也無生命危險, 於是要求家屬轉院。家屬無可柰何,於是轉到附近的 X 諾醫院。繼續住院觀察。

    當時因為我常修藥師佛咒,於是我主動向同事要他父親的生辰八字和住址等 資料。我在台北為他的父親設北斗七星法壇,並點轉輪燈,為他的父親懺悔 、迴向等佛事。並且為他的父親持藥師佛咒。並製作北斗七星護輪,請同事利用 週末回花蓮時,掛在他父親的床前或胸前,祁願 藥師七佛佛光注照離苦得樂。

    當時群醫束手無策,不敢開刀,深怕失敗。因為血塊在腦幹中,是大腦中最複 雜的地方,也是最重要的地方,所以不敢妄動。

    他的家人也很難過,我告訴他的家人,在醫生束手無策之時,惟有祁求大醫王 『藥師佛』及三寶三根本的加被,也許能轉危為安。不要傷心,一切隨緣,為 病者念佛迴向吧!

    後來大概過了約三個月,他的父親突然醒來,而且手腳可以動、有知覺了。 但是還不能講太多話,但是很清醒。醫生也大為驚訝,並且告知家人,往後多復健,就可以康復正常。

    他的家人也很高興,原本認為可能會死亡或一輩子不醒成植物人,結果竟然能清醒覺知。全家人都很歡喜。


    ◎ 由此可知,藥師佛的威力非常十足,至誠如法修持,必能消災滅愆。佛不妄語,經藏 所載,亦真實不虛。佛亦是真正的大醫王,能治八萬四千種難治之病。惟除不至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