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泉映月,一首二胡名曲,但曲樂中反映的既不是清泉也不是皎潔的明月,幽幽琴聲,代表的是那一世代中國小老百姓對時代、對命運無言的低訴,沒有高亢悲鳴,只是娓娓道來...

此曲作者阿炳,本名華彥鈞(1893年8月17日-1950年12月4日),生長於無錫,為一道士與一名寡婦的私生子,四歲母歿,自幼與父以師徒相稱,學習各式樂器及道教音樂演奏。成年後因沉溺於吸食鴉片及嫖妓而敗光廟產並因梅毒雙目失明,遂以街頭賣藝爲生,晚年被稱呼為瞎子阿炳。

看完大師阿炳的影片介紹,淚眼迷濛中彷彿又走進了父親的年幼時光;同樣旖旎的江南水鄉,晚阿柄出生約三十年的太湖南岸湖州,一位男孩阿土(阿炳命中五行當中少火而名之,小阿土則是五行中缺土),也愛在各府廟中看熱鬧的絲竹曲藝表演,可惜太年幼,無法像哥哥一樣參與廟會的吹奏行列,念了四年私塾,即因父母雙亡而中斷學業。在日本人的統治下,小老百姓是低賤苦悶地生活著,小阿土只因未對駐崗日本兵行鞠躬禮就被推倒而弄斷了胳膊。生活物資都因淪陷區而受到管制,民眾只能藉由民間的說唱表演來穫取最新對日抗戰情報。小阿土偶而也穿梭在大大小小的鴉片館中奮力地叫賣著自家種的熱騰騰包穀,煙霧迷漫中,慵懶躺握抽大煙的爺們,彷彿這樣就能將現實的苦難排除於外。

戰後,情況也未見好轉,金圓券幣制改革的失敗,幣值一日數貶,老百姓愈加苦不堪言,瞎子阿炳的街頭走唱,是太湖北岸無錫城中苦悶百姓的稍稍宣洩,瞎子阿炳的名號,連位居太湖南端的湖州小阿土都曾聽聞!

原來,老百姓的苦難,超過了一世代,自滿清末年外強入侵,民國初年的軍閥混亂,直到抗日、國共戰事,歷史,原不是教科書上的三言兩語,而是實實在在發生於庶民百姓的一世生活!



【大師 阿炳】 1/3


【大師 阿炳】 2/3


【大師 阿炳】 3/3



聽完阿炳與我家父親小阿土的故事,再聽這首【二泉映月】,也許會明白它何以被譽為是中國的民族音樂經典。日本名指揮家小澤征爾聆聽後曾評價:「此曲只應跪聽」。2007年,這首曲被搭載於中國第一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

關於【二泉映月】,可參閱托遺響於悲風:阿炳與他的《二泉映月》,以下節錄:

《二泉映月》是阿炳真正的偉大創造,它通俗、平民化而又高雅。琴音是世俗的,阿炳拉著二胡,面對的是他自己和最普通、最下層的百姓。那弦上流淌著的琴音,富有民間通俗的音素,馬上就能被稍具二胡樂感的人所感悟。琴音又是高雅的,它已不具民間小調濃烈的地方性,沒有了旋律較為簡單的小唱,也沒有阿炳賣藝時模仿的各種動物叫聲、女人吵架聲。這是阿炳在西風簌簌、長街夕照、孤月冷夜、昏暗陋室中,引自心靈深處的“依心曲”, 它訴說著阿炳自身的遭際與痛苦、身世與不幸、不可逆轉的個人命運的悲哀,吞飲著無盡憂傷的干涸之淚,體驗著真正的人生況味。這就是一種超越,正是這種超越,使《二泉映月》高於世俗之上,顯得超凡脫俗。

在外國音樂裡,表現人的生存困境的,有《命運交響曲》、《悲愴交響曲》等。其中,有些表現命運的叩問聲、不斷的抗爭與最后歸於靜寂的段落,總會使人聽得心潮起伏。阿炳的琴聲將生存的悲涼,以東方的形式表達出來,它曲折、舒緩、淒愴,而在結尾處又有短暫的激越。那多次回環往復的音段,近於詩歌中的一唱三嘆,令人回腸蕩氣,一次次加深我對於人生存的蒼涼處境的感嘆、對於人間的大悲大憫的領悟,使我陷入沉思,在感同身受中,提升了精神境界。



以下影片解析度較高,畫質清晰,另有當今著名二胡演奏家閔惠芬拉奏之琴聲,也推薦各位觀賞。

CCTV【民族音樂家阿炳的音樂人生】(1)


CCTV【民族音樂家阿炳的音樂人生】(2)


CCTV【民族音樂家阿炳的音樂人生】(3)


CCTV【民族音樂家阿炳的音樂人生】(4)


CCTV【民族音樂家阿炳的音樂人生】(5)
, ,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ao
  • hi~~妳介紹得好詳盡
    除了閔惠芬,youtube還有現代年輕二胡名家在歐洲各音樂廳的演奏,光鮮亮麗,但我一直覺得還是沒有阿炳的那種韻味
  • 民間藝人的表演走唱就是有種貼近人生百味的調調~

    Sherry 於 2013/07/09 22:55 回覆